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线上支付陷在东南亚。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译者 | 青木瓜
编辑 | 麻吉
编者按:
近期,TikTok Shop在印尼的变化,引发了人们对东南亚电商生态的讨论。而支付,是这个生态中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在中国,数字移动支付的江山,已被微信和支付宝两巨头牢牢占领。相比之下,东南亚数字支付市场的格局,呈现出高度的碎片化和分散性。由于暂未出现巨头垄断,这对创业者来讲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实际上,过去几年中国支付巨头和一些创业公司已经关注到东南亚的电子支付市场,但为什么还未诞生巨头?或许,真正掌握本地市场需求、建立强大的合作关系和发展创新的金融科技业务是其关键点。这篇由Zennon Kapron撰写、发布于Forbes题为《Why Southeast Asia Will Never Have An Alipay Or Tenpay》的文章,探讨了为什么尽管东南亚市场存在潜力和机会,却难以复制中国支付宝和财付通成功的原因。
以下,本文由霞光社编译整理。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飞速发展,智能手机推动、移动支付的使用越来越普及。
如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使用第三方支付,使得消费、转账、购买理财产品等收付过程越来越方便快捷。第三方支付平台在商业银行、商家以及消费者之间起到了很好的桥梁作用。
而面对国内随处可见的第三方支付形式,人们不禁发出疑问:国外为何没有“支付宝”、“财付通”?
2023年8月最近,东南亚本土大公司都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报。不难看出,Sea Group、Grab和GoTo都继续在基本面上挣扎:Grab和GoTo都没有盈利,而Sea的业绩更是令投资者大跌眼镜。
一言以蔽之,这些公司都试图通过建立各自独立的生态系统来复制支付宝和财付通的成功,但这一战略在相对于中国而言较为分散的东南亚市场并不合理。在东南亚,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市场人口和法规。与中国公司早期面临的竞争相比,东南亚的竞争似乎异常激烈。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首先,作为制霸支付领域的两大寡头,支付宝和财付通在电子商务(淘宝和天猫)和信息服务(微信)领域已成为中国用户不可或缺的支付工具,从而在中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

早年,这两家公司几乎没有可以与之较量的对手,而这意味着它们不需要像 Sea Group、Grab 和 GoTo那样不断出钱补贴来以争取更多的用户。原因是如果一项产品没有可替代品,则意味着更容易培养用户的忠诚度,并且这也表示公司可以更快地实现盈利。

阿里巴巴于2002年实现盈利,这距离其成立仅三年时间。1998年成立的腾讯,也在成立三年后实现了盈利。不仅如此,腾讯和阿里巴巴上市时,已经声名显赫,并赚得盆满钵满,声名显赫。腾讯于2004年在香港上市,阿里巴巴于2014年在纽约上市,后者创下美股史上最大IPO的记录。

相比之下,Sea、Grab 和 GoTo 都是在公司亏损的情况下上市的,最好的情况也是在上市几年后才实现盈利。

此外,支付宝和财付通的成功也得益于中国市场的相对同质性。中国有十多亿人说着同样的语言,有着相似的文化习惯。这意味着中国的平台公司无需花费时间、金钱和其他资源为不同地区的客户开发定制产品,大大节约了成本。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支付宝和财付通从电子商务和信息服务起步,后来又整合了数字金融服务,打造了各自的超级应用。
而Grab和GoTo都在赌,它们希望能够从打车服务起步,从而发展壮大。其战略很清晰:利用高覆盖率,高频的应用来获取用户,并且培养用户习惯,加强用户黏性。与在此同时,大规模接入第三方,最终实现覆盖。
然而,这一战略是否可行仍是个未知数。如果我们将目光放到东南亚平台公司效仿的Uber和Lyft,它们在2022年分别亏损了88亿美元和12亿美元,而且从未实现盈利。众所周知,打叫车服务本身就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业务,更不用说试图将其与其他数字服务捆绑在一起。
另外,专业人士一直对移动出行与金融科技的结合程度,持谨慎态度。虽然打车应用的电子钱包能够关联存放着用户的信用卡,但也只限于在打车应用上实现自由支付。
GoTo在今上半年推出了独立应用程序GoPay钱包,这表明这家印尼公司意识到了这个问题。GoTo集团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瓦鲁乔(Patrick Walujo)在今年7月表示:“我们希望 Gopay 能够惠及广大用户,尤其是那些尚未使用Gojek和Tokopedia的用户”。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对于Sea、Grab和GoTo来说,好消息是,即使它们不能成为东南亚的超级应用,但它们各自的金融科技业务都具有强大的潜力。

Grab的金融科技部门在第二季度的表现相当不错。尽管商品总值从去年同期的 14.9 亿美元下降 13% 至13亿美元,但由于支付业务货币化程度的提高和贷款业务的增加,收入增长了223%至4000万美元。与此同时,贷款发放额增长了47%。

对于GoTo来说,它是在印尼这个巨大的本土市场上最受认可的科技公司之一。印尼有2.75亿人口,其中很大一部分人使用正规银行系统的机会有限。据GoTo自己估计,有9700万印尼人没有银行账户。GoTo在数字金融服务市场占有一席之地,这得益于它对当地贷款机构Bank Jago的投资及其GoPay应用程序。

与Grab和GoTo相比,Sea的金融科技业务更为成熟,在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都有成熟的数字银行。

第二季度,Sea的数字金融服务收入年增长53.4%,达到4.279亿美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1.37亿美元。SeaBank在2022财年的净利润达到1800万美元,部分原因是,该公司成功利用了Shopee与在线银行之间的协同效应。与印尼一样,Shopee也是菲律宾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之一。

由此不难看出,Sea、Grab和GoTo的金融科技业务拥有良好的发展前景和巨大成长空间。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东南亚,难以复制“支付宝”
在中国,银行业可能已经与现有的数字服务自然同步,但在东南亚却未必如此。当然,Shopee可能是个例外,但即便如此,Shopee也面临着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平台所没有的激烈竞争。
归根结底,Sea、Grab 和GoTo都在东南亚近年来出现的数字服务商品化问题上挣扎。这三家公司并不具备任何不可替代的优势,就像淘宝和支付宝对于网购用户的重要性,微信作为连接人与人、人与服务、人与商业的平台,对于中国用户的重要性一样。
因此,对许多用户来说,不可或缺的TikTok可能会对GoTo和Shopee的电子商务业务构成真正的威胁。
2022 年,TikTok Shop 扩展到东南亚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和泰国。此应用通过轻松滚动的视频列表简化了在线购物流程,吸引了源源不断的用户。
在9月的采访中,东南亚用户告诉《日经亚洲》,“他们对这款应用感到非常着迷”。在能赢得持久的用户忠诚度之前,Sea、Grab 和 GoTo 将面临来自竞争对手的威胁,这让投资者对其各自商业模式的可行性提出了质疑。
总的来说,Grab、GoTo 和 Sea Group如果想在数字金融服务领域取得成功,最终可能不得不缩减、分拆或切断亏损业务,因为它们要与许多有实力的纯金融科技公司竞争,亏损业务对于其发展既吃力,也不讨好。
所以,即便这三家公司都曾在风险投资资金畅通无阻时摇摆多年,至今却仍未完全适应新常态。
参考资料:

[1]王英姿. 基于互联网金融背景下第三方支付的发展研究——以微信财付通为例[J]. 时代金融,2019,(31):62-63+66.

[2]曾磊.微信支付的发展现状与问题研究[J].经贸实践,2018,(23):35-36.

来源公众号:霞光社(ID:Globalinsights)赋能企业全球化

本文由奇赞合作媒体 @霞光社 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采集。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奇赞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为你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李坤锦
公众号
视频号
小程序
奇赞-品牌出海知识社区|出海创业者品牌操盘手每天打开的第一个网站|点击报名5月杭州操盘手大课